当前位置:wnsj.cn历史保卢斯和莫德尔的唏嘘人生:性格注定他们的失败
保卢斯和莫德尔的唏嘘人生:性格注定他们的失败
2022-09-17

 性格决定领导者的命运----保卢斯元帅和莫德尔元帅的唏嘘人生!

 性格决定命运,性格主宰人生。人的性格渗透于行为的方方面面,同时也影响生活的方方面面。人有自身的气质和性格, 性格本身谈不上好坏之分,只不过每个人都有不同,并且每个人的性格一但形成就很难改变,性格确实能决定命运的走向。而领导者的性格就更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特别是领军万人的将军其性格更显关键,孙子兵法说:“夫将者,人命之所县也,成败之所系也,祸福之所倚也。”可见将军的性格影响到一支军队的战斗力。说了一堆话其实是个引子,只想评论一下两战中纳粹德军中的两个将军,其性格的形成对其军队的成败起到很关键的作用,保卢斯本不应座上集团军司令官的位置,却机缘巧合座上集团军司令官的位置,以致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全军覆没;而莫德尔座上合适的位置,获得了勒热夫反击战的胜利,性格上的差异得出完全不同的战果,当然两人最后的结局却更令人唏嘘。

 弗里德里希·威廉·恩斯特·保卢斯为一教师之子,其父曾经设法为保卢斯弄得海军军官学校的学位,但并不成功。保卢斯在1910年2月进入德国陆军步兵团充当候补军官,他在1912年7月与一罗马尼亚女贵族结婚。他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后晋升为上尉。1939年,他获晋升为少将并参与二战。1939年9月德军正式入侵波兰,标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保卢斯所在的第10集团军曾经参与对波兰、比利时、法国三国的战斗(第10集团军后易名为第6集团军),他担任参谋长一职,这使得他累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这些阅历为日后他担任东线要职所不可或缺的。1940年9月,经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将军推荐担任陆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他也是纳粹德国对苏入侵的“巴巴罗萨”计划的主要策划者之一。1941年12月,在赖歇瑙元帅的推荐下他被授予第6集团军指挥官一职。其后,第6集团军被派往东线进行苏德战争,并委以参与斯大林格勒战役。

 瓦尔特·莫德尔,1891年1月生于德国的根廷。父亲是音乐教师, 1909年中学毕业后到帝德国陆军服役,次年晋升为少尉。一战时期,先在西线作战并参加过凡尔登战役,曾数次负伤而获一级铁十字勋章,后调入总参谋部工作,而这对没有进过军事学院的莫德尔来说实在是一种殊荣。大战结束后,赴东普鲁士的第2步兵团任职,在此期间莫德尔晋升很慢,到1932年11月才成为中校, 1934年10月莫德尔晋升为上校。希特勒上台后,莫德尔很快成为狂热的纳粹信徒,经戈培尔介绍而受希特勒接见并得到赏识和重用,这为他以后担任要职起到关键的作用。1938年莫德尔晋升为少将。二战开始后,莫德尔担任第4军参谋长,在北方集团军群编成内参加波兰战役。在对法战役中因战功晋升为中将,不久又调任第3装甲师师长,驻扎东线准备入侵苏联。苏德战争爆发后,莫德尔率部在中央集团军群的第2装甲集群编成诸多会战,包括明斯克、斯摩棱斯克的大合围。1941年9月莫德尔的装甲师作为古德里安第2装甲集群的先头部队与第1装甲集群的先头部队第9装甲师会合,将50多万苏军封闭在基辅附近的合围圈内,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大的一次合围,此战役莫德尔获得铁十字骑士勋章并晋升为装甲兵上将。

 1942年7月纳粹德军放弃全面进攻而进行重点进攻,保卢斯授命指挥第6集团军进攻斯大林格勒战役。他为人谦逊但性格比较柔弱内向,做事过于谨慎优柔寡断,相信很多人都认为保卢斯不是合适的司令官人选,他倒是很合适的参谋人员,“巴巴罗萨”计划的制定他是主要参与者并且在实战中该计划被认为是良好的、有见地的。他能担任第6集团军指挥官更多的原因是原指挥官赖歇瑙元帅去世,而他作为第6集团军的参谋长依次递补,当然背后哈尔德将军在德军高层中为他出了力。保卢斯不贪图功名,但缺乏那种在紧要关头作为杰出指挥官所必须具有的坚定性格,这是很至命的弱点。虽然他做了指挥官并不代表他能力出众并得到下属的拥护,赖歇瑙元帅比较地亲民能和下属打成一片,而保卢斯有严重的洁癖,一天要洗很多次澡换多次衣服,这样的人那里适合上战场更别说和下属打成一片,第6集团军的士兵和下层将官很少能见到保卢斯,这样的层级阻隔对军队的士气是很受影响的。第6集团军实力并不差,拥有士兵27万(不少人是参加过很多战役的老兵),重型枪炮3500支,坦克350辆,飞机1100架,还有纳粹德国的盟国罗马尼亚、意大利部队的支援;最关键的是第6集团军的侧翼有霍特指挥的第4装甲集团的有力支持,相对于对面的苏军保卢斯的实力强劲得多。然而,纳粹德军冲过了顿河后情况就不太妙,在斯大林格勒城下未能将苏军主力合围,亦没能将苏军赶过伏尔加河对岸,更没能封锁伏尔加河渡口,使苏军的援军源源不断从伏尔加河对岸增强到斯大林格勒城内。作为指挥官指挥上保卢斯很有问题,将纳粹德军珍贵的坦克用来在城市内打巷战,纳粹德军逐街逐楼和苏军争战。苏军将军比保卢斯聪明,苏军士兵敢于和纳粹德军打近战夜战,两军犬牙交错使纳粹德军的大炮和飞机派不上用场,德军士兵的生命就在这近战中不断地消耗掉了。1942年11月19日,苏军开始实施天王星行动,集中了143个师共110.6万人对德军进行反攻,至11月30日,苏军将德军第6集团军的5个军22个师、及罗马尼亚和意大利部队共约27万人合围在斯大林格勒150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第6集团军只有约5万人的部队被分割在包围圈之外。当时苏军是同时发动两个战略反攻,目标分别是斯大林格勒的德军第6集团军和勒热夫突出部的德军第9集团军。

 反攻勒热夫是1942年11月25日开始,代号火星行动,由朱可夫指挥,参战部队总兵力达190万人,苏军兵力真是够多了。为何苏军要在勒热夫实施反攻?因这个城市有其重要的战略价值。勒热夫是苏联中南部一个城市,距离首都莫斯科不到100多公里,1942年4月莫斯科战役虽然纳粹德军失败了,但勒热夫还在德军掌握之中,这让斯大林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勒令必须根除这一隐患,铲除突出部上的德军势力。而德军方面虽没能力再次进攻莫斯科,但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必须在勒热夫固守,对莫斯科形成隐形的威胁以提振其纳粹德国及其盟国。纳粹第9集团军据守勒热夫突出部将近一年,德军依托地形构筑纵深防御,将城镇乡村修建成要塞据点支撑防线,在这南北长150公里、东西宽不足100公里的勒热夫突出部,宛若斜插进苏军莫斯科防线的一把锋利匕首,德军精确部署了交叉火力网等待苏军。第9集团军原任司令因病不能理事,谁来担任新的集团军司令?当年和莫德尔官阶相同的将军有10多位,论资排辈的话莫德尔完全没机会做司令官,然而希特勒选择了莫德尔,这应是莫德尔作为一个狂热的纳粹信徒这种背景有关。莫德尔接任第9集团军司令后可谓受命于危难之时,第9集团军驻守本地后经过一系列激战人员损失惨重,本来编员26万人,此时只剩下不足6万;莫德尔抵达集团军司令部时,看见的是一张张沮丧绝望的脸,他本是个很有活力的人,设法极大地鼓舞德军的士气,莫德尔没有坐以待毙,不断地从希特勒处要求援兵,他的努力没白费,第9集团军补充了3个装甲师、 3个步兵师和一些独立部队,在莫德尔鼓励下,第9集团军恢复了士气和战斗力。当德军和苏军重新开战时,莫德尔打破以往的传统将坦克师拆散出来,以少量坦克加小股步兵组成一个个战斗群分置于一个个关键的战位,这种做法令德军的学院系将领所不齿亦令苏军不胜其烦。苏军原以为消灭了德军坦克就大功告成,而现在只感觉老是有消灭不净的德军坦克在战场上时隐时现,双方战士只能在阵地上胶着在一起。


 性格决定了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一个人的反映及处理方式,不同的处理方式导致了不同的结果,不同的结果自然会给每个人带来不同的影响,大量的结果自然形成了每个人特有的生命轨迹,也就是命运。性格决定领导者的命运,每一个领导者都应该知道,战场上的决策失误,会带来人员上的伤亡;领导就是做决策的人, 快速决断是做领导的必然素质。当第6集团军和第9集团军被包围时,保卢斯和莫德尔的表现完全不同,完全是懦夫和英雄的区别。纳粹德国委任最能干的元帅曼施泰因组织援兵来营救第6集团军,援兵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为先导向斯大林格勒前进,其所属的第57装甲军一度突破了苏军第51集团军在阿克赛河上的防线。曼施泰因写道:“12月19日,第57装甲军获得了一个值得敬佩的成功。它居然渡过了阿克塞(Aksai)河,向北挺进达到了米希柯伐(Mishkova)河,其矛头实际上距离南面包围圈已在30英里以内!救兵的接近使第6集团军可以突围的机会终于来到。假使第6集团军现在开始突击,而第4装甲集团军则仍继续向北进攻,或至少能吸引敌人的兵力,敌军就面临两面夹攻的情况,这至少有希望建立足够的接触,使第6集团军获得其继续突围时所需要的燃料、弹药和食品。为了这个目标,集团军群总部已经集中了一支运输纵队,装载了3000吨的补给品跟在第4装甲集团军的后面前进,并且还加上牵引车以便拖救第六集团军炮兵中的机动部分。只等坦克打通一条道路之后,即使是暂时的,这支运输纵队也准备冒险直向被围的集团军冲去… 若说仍有救出第6集团军的机会,则这个机会就只有12月19日那一天了。集团军群总部已经给予了这个命令,尽管第6集团军的突围也许会遭遇到困难,而集团军群正面的其余部分也正在处于危险的情况之中。眼前的问题——那就是从12月19日到25日——却还是第6集团军能否与愿否实际执行我们所给予它的命令。”【1】 曼施泰因深知自己的兵力不雄厚,能打开一条通道很不容易,并且苏军人数上占多数,随时可增兵封锁这条连接第6集团军的通道,所以曼施泰因和他的参谋长不断联系保卢斯及其参谋长要求第6集团军突围出来和第4装甲集团军会合。此时第6集团军虽然被包围了一段时间但战斗力尚存,还有100多部坦克可使用;两军相距只有30英里,只要第6集团军拼命冲出应能突围成功的。但,保卢斯真的太听话太没主见了,希特勒是下达了死守斯大林格勒的命令,但德军高层及总参谋部、德军前线指挥官都看出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是没有前途的,不断地请求希特勒允许第6集团军突围,希特勒态度暧昧,只要保卢斯敢于发出突围的命令,那怕事后可能被撤职但起码27万的人命有可能可保住,可惜啊,保卢斯没有下突围命令,不需两天苏军的援兵到了,曼施泰因担心营救不成反被苏军包了铰子,只能全师而退,这下子第6集团军距德军后方距离就不是30英里,德军再没能力派部队前来营救第6集团军,第6集团军只能在斯大林格勒等死了。曼施泰因写道:“保卢斯将军终于让这个最后机会溜走了,当他首先犹豫踌躇,而最终还是反对这次冒险时,他之所以如此,的确还是感觉到自己所背负着的责任。虽然集团军群总部希望用自己的命令来解除他的责任,但他却仍感到无法卸责——或者是对于希特勒,或者是对于其自己的良知。在集团军群总部命令立即突围后的这一个星期之内,第6集团军的命运也就完全决定了。”【2】

 当苏军的“天王星行动”与“火星行动”两大凌厉攻势同时打响,“天王星”惨白的寒光映照着第6集团军司令保卢斯阴郁的面容,而在“火星”烈焰的怒卷舔噬中第9集团军司令莫德尔则岿然不动。勒热夫开战后莫德尔虽然补充了数个师,但当苏军朱可夫和科涅夫两大猛将统领190万人来攻,这点补充兵力远远不够用。 莫德尔的指挥不是没有收到干涉的,希特勒及莫德尔的上司有很多命令来的,莫德尔只以战场的实际情况来指挥不盲从命令,这远比保卢斯聪明。“火星”作战体现了朱可夫的典型风格,苏军7个集团军将在东、西、北三个方向,以泰山压顶之势对德军发起向心攻击,其中主攻方向位于勒热夫突出部的东西两侧。朱可夫打算从这里腰斩德军防线围歼第9集团军,然后挥师南下会同其他5个集团军向维亚兹玛发动钳形攻势,进而围歼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经过3天激战,苏军第31集团军无法撼动德军扼守的防线裹足不前。苏军第20集团军的第一攻击波突破了德军前沿防线并向纵深挺进,目标是切断德军的生命线——勒热夫-维亚兹玛铁路。但突破后的苏军一路遇到星罗棋布的德军据点,遭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火力阻截以致暴露在雪原上的部队伤亡惨重。这时莫德尔出击了,以德军第5装甲师和第78步兵师沿勒热夫-维亚兹玛铁路南北对进,发动凌厉反击并切断突苏军的后路,苏军不得不放弃原计划转头向东突围,激战5天,苏军伤亡3万余人,损失200辆坦克无力再战。战事进入第二周,苏军在东、北、西三面都取得了一定进展,但也都因为德军顽强的纵深防守而显露疲态,不得不转攻为守。苏军攻势成了强弩之末,莫德尔立刻抓住机会翻盘。德军反击指向突破最深的苏军第41集团军,向苏军据守的突出部两侧发动钳形攻势。3天以后4万苏军被德军包围。朱可夫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他表现出超人的果敢,孤注一掷将战略预备队投入进攻,企图从勒热夫突出部东侧击破莫德尔的防线救援被围苏军。苏军数10万官兵和350辆坦克,在宽仅4公里的正面猛攻德军的坚固防线。经三天激战,苏军损失坦克300辆,官兵伤亡数万完全失去了进攻能力。至此苏军的进攻失利了,被围苏军丢弃所有重武器向西突围并付出惨重代价后返回苏军战线。至此“火星行动”作战以苏军惨败告终。苏军阵亡和被俘26万余人,伤残人员不详,损失坦克1800多辆大炮1100多门。德军的伤亡约在4万人左右。勒热夫之战莫德尔一战成名,被视为“转危为安”的将领,被称为希特勒的“救火队员”。 勒热夫之战胜之不易,莫德尔向希特勒陈述坚守勒热夫突出部是一个战略错误,倘若德军早些弃守突出部缩短防线,就能省下十几个师的防守兵力增援第6集团军,斯大林格勒的悲剧就不会上演。鉴于斯大林格勒后德军人员欠缺,1943年1月希特勒迫于危急形势,终于同意放弃勒热夫突出部。想撤出并不容易,苏军30多万人三面包围着勒热夫,德军稍有些动静都有可能引来苏军的打击。莫德尔作了精心的准备,巧布疑兵德军有序后撤。当苏军发现德军的真实意图并全线追击,太晚了,莫德尔最终将第9集团军25万官兵毫发无爽地撤了下来。“为将之五德——智、信、仁、勇、严 ”,莫德尔应该都具备了。

 人的性格固然千差万别,但有担当应是一个人必须具有的本质,有担当就是有责任心有责任感,这样的人才可靠。作为将军有担当才能令下属信任你,才能同心向目标前进。勒热夫之战后,莫德尔得到希特勒极大信任,每当东线战事那里有危险时,希特勒就第一个想到莫德尔,他就要赶去“救火”。莫德尔后出任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官同时兼任北乌克兰集团军群司令官,至此半数以上的东线德军归莫德尔指挥,他的军事生涯达到顶峰。踌躇满志的莫德尔没有料到,东线德军已大不如前,这个烂摊子连他这个“东线消防队员”也无力回天,但他还是努力支撑着。1944年6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后,希特勒急调莫德尔接替克卢格任西线德军总司令兼B集团军群司令,他继续做着“消防队员”的角色,在1944年9月盟军发动“市场-花园”行动,希望直取德国鲁尔地区,以便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 莫德尔沉着应战挫败了蒙哥马利的进攻,获得了他本人及纳粹德国最后一次大的胜利。其后,战争已逼近德国本土,纳粹德国已是大厦将倾,德军已是士气全没德国失败在即,莫德尔怀着对国家的忠诚而努力支撑着。1945年4月,莫德尔所部西线20多万人被盟军合围在鲁尔工业区,莫德尔既没有执行希特勒关于炸毁所有工厂的命令,也拒绝接受盟军要他投降的命令。他解散了部队,让德军战士各自逃生,这一命令使很多德军免于在战争的最后几天丧生。莫德尔说:“一名元帅不会成为阶下囚,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的。”4月21日,莫德尔在杜伊斯堡附近的树林中举枪自杀。而保卢斯,在第6集团军将要失败前,希特勒授予保卢斯德国陆军元帅节杖,以鼓励其继续抵抗下去。希特勒希望保卢斯能够战斗到底或自杀殉国。但苏军快将攻入德军司令部时,保卢斯却选择了投降。1952年他从苏联的战俘营被释放回东德的德雷斯顿,于1957年2月1日,在被苏军俘虏14周年“纪念日”的当天,保卢斯因长期患病而去世。其实他的政治生命在第6集团军投降的那天就已经死去了,其后的10多年他都是行尸走肉过日子。德国人,尤其是有亲属在东方战场死亡的德国人都诅咒保罗斯,指责他未能拯救装备精良的三十余万大军自己却苟且偷生。这个罪名一直伴随他到生命结束。 莫德尔不是一个战略家,也缺乏隆美尔、曼施坦因的人格魅力,以自杀为他的国家献出了生命,起码他是个真正的军人;至于保卢斯实在难言是个合格的军人。

 当然,他们两人所效力的政权是个罪恶的、反人类行为的政权,纳粹德国再多的胜利都只是给人类社会以更多的灾难,对于他们的功过人们要以批评的眼光来看待,保卢斯元帅和莫德尔元帅虽性格有异,取得的成果有异,都不能改变他们为罪恶政权效力的本质,都不能改变纳粹德国是一个罪恶政权的事实!